RELIEFS PAINTINGS 中文簡歷 CURRICULUM CONT@CT
     

1981 年出生于英国黑泽。

目前居住和工作于荷兰 Amsterdam 和 Zandvoort。

学习经历:

 荷兰 Groningen:Academy Minerva 2002-2007

 中国重庆:四川美术学院 20066

    法国 Nice:Villa Arson 2005

荷兰 Eindhoven: Design Academy 2000—2002

艺术家驻留计划:

2009     中国重庆:器 Haus 空间

 

Exhibitions.
2011 "Perceptie(s)" Zandvoorts Museum (NL)
2010 "Abstract Découpage" - Atelier Zandvoort (NL)
2010 Amber's Artspace - Chongqing (Cn).
2010 Galerie Charlotte Lugt - Amsterdam (NL).
2009 "LSGY" (solo)  Haus 空间 (Cn)
2008 Het Atrium, Leek (NL)
2008 Pictura Groningen (NL)
2007 Atelier Moa Groningen (NL)
2007 Academie Minerva Groningen (NL)
2005 Villa Arson Nice (Fr)

 

李妍和艺术家David M.Moinot(荷兰)的对话 
时间:2009年6月16日
地点:器•Haus空间 办公室
翻译:刘丝梦  郭玓

我 觉得绘画就是绘画。当你在观看我的作品时,你感觉不到画面上有刻意的笔触痕迹;这是我作品最重要的部分。我以前的作品看起来比较形象,然而现在的作品更倾 向于表现抽象的画面。这也许是一个不可避免的结果。因为我不喜欢跟别人解释我到底画了什么,而更愿意说出我用此种方式创作的原因。从这些抽象的画面中你可 以发现,我只用了最简单的作画方式,仅仅把画笔作为工具,来完成我的作品。绿色背景和黄色天空渐渐隐退在无限的空间里,这是我创造的一个想象的画面。刚开 始在重庆驻留的时候,我确信我会一直继续前期作品的创作方式。但是后来我发现,把在黄桷坪的这段经历用来进行实验性的创作将会更好。然后,我停止了 “无聊”的旧的创作方式;我为“桦树”系列作品添加了一幅新画。在那幅作品里,我在桦树的后面创造了一 个简单的图像;当我看到这些简单的图像时,我不禁被它们所迷住。下一步,我决定用这种方式进行实验,这是对我的一种符号化的指引。在尝试过很多颜色以后, 我发现黄色和绿色是最好的可以给人新鲜感的颜色。然而这两种颜色同样也不会完全地展示我作品想要表达的内容。所以,我选择了这种方式来创作每一幅作品。而 作品间唯一的不同就是笔触的不同变化。

李妍:我想了解一下你来中国重庆器空间驻留以前是否有这样一些类似的计划和经历? 
David:是的,我2005年去过法国的尼斯。我作为一种交换学生的形式在那边呆过一段时间。2006年的时候我来过中国,在四川美术学院进行为期一个月的交流。我喜欢和别的国家的人进行一些更多的交流。

李妍:请你谈一下这次在重庆的感受吧。
David:我非常喜欢我在重庆的生活,我觉得它和荷兰的生活相当的不同。这是一个有魔力的城市,这是一个非常有活力的城市,它好像从来不会睡觉一样,是一个24小时工作的城市。我也很喜欢这里的人,这里的人很友好,很喜欢帮助别人。这里的生活非常的有趣,这里24小时营业的商店很多,可以在任何时候去买东西,这不像在荷兰,商店一到晚上就关门休息。这里的餐馆我也非常的喜欢。

李妍:我看了你的作品,发现你很关注植物题材。我想问一下为什么会有这种关注呢?
David:事实上,我非常关注的是大自然。因为大自然中被人们运用的力量是很强大的。我不知道在中国是什么样子的,但是我在荷兰,我能看到有很多用植物建造的房屋。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话题,我喜欢它与人们生活相结合。我很喜欢植物建造的房屋。

李妍:在你的作品中,有几幅关于树的作品,你在树干处理手法上有你自己的方法,请问你能谈一下吗?
David: 我很喜欢特别的植物,桦树是一种很特别的植物,我们能够看到它总是一排一排的挺立在路边。我觉得它总是很笔直的,所以容易把它变成我想要的形状,很好运 用。而且我觉得有兴趣的是有的树干是白色的,长的很特别。我非常感兴趣的是用别的方法把它很奇怪的表现出来,让它不再是常态的表现方式。那种白色的树,你 可以自由的发挥你的想象,把它看成是一个一个的盘子堆积起来的,或者别的由你自己的思维所表现的形象,这就是我所感兴趣的一个话题。

李妍:  可以谈谈你的这些作品的方向选择吗?
David: 我的方向大概都是由具象变为抽象的。

李妍:我就是看到你最近的作品和以前的有一些变化,比如在颜色的选择上就只用了绿色和黄色。而且也不再那么的具象而变为抽象,我想听一下你对这些的看法。
David: 恩,是的。如果你看了我很多以前的作品的话,你会发现,我最近的作品确实有很多的变化。而且对我来说,这些都是相当新鲜的。正如那个颜色的运用,我觉得对 我来说,我自己都觉得非常有趣,我从来不会只用绿色和黄色的,就像我从来不用黑色,可是我不断的在尝试。用不同的方法去尝试不同的颜色的应用,但是我最后 只选择了绿色和黄色,而且作品也变得越来越抽象了。而且有一点我讲到自己作品的变化,我觉得很多艺术家总是在不断的回顾过去,然后又往前走。我自己在此的 突破和以前不在一样了。我尝试新的方法来找到自己的新鲜感以及作品的方向。

李妍:你的这种变化和你来到重庆的生活有联系吗?你会不会是来到重庆以后,对你来说一切都是新的,对你有所改变,所以你会尝试新的绘画方法?
David: 也许吧。在中国确实对我有一些影响,但是也并非全是因为如此。这是我第二次来到中国了。我第一次来中国,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启发。来到这里,我感到非常自 由。我觉得,我的思想和行为方面都产生了变化,我觉得什么都是新的。所以我对色彩就有了新的想法,你现在看到我的作品,你会觉得这些色彩真的很可爱,很 美,我真的很喜欢它们,它们相当地有趣味性。我现在也开始画一些风景,一些别的作品。来到中国以后,我发现,我的思想不是由自己来控制的。我想表现一些东 西,但是这些东西不是由我自己决定的,它控制了我的心灵,使其表达出一些东西来。有的人说,看到我的作品,感觉它的颜色真的很美。但是我想如果你只是喜欢 它的颜色,你可以去麦当劳,你会发现,麦当劳的颜色也很漂亮。我喜欢这些颜色,是因为它体现了我自己,表达了我自己的思想。我想表达的就是那些打动了我心 灵的东西。
我 不喜欢一些人对色彩的评价,他们给我的感觉就好像这是一种设计出来的东西,就比如说,有的人去商场买东西,他看到一个商品,觉得这个颜色不错,很可爱,他 就买了它。这个商品它就不是一种艺术的绘画作品,而是设计作品。只是想改变你的思维,让你想要去买这个东西。我不喜欢别人这样看待我的作品,就是只是喜欢 那个颜色那样。

李妍:作为一个艺术家,为何你选择绘画这种形式,而不是装置或者其他的艺术形式?
David:一 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的兴趣爱好。在我小学时候的美术课上,我喜欢上了绘画。我觉得绘画是一个很有趣的形式。它就像是我的一个童年梦想,我想实现它。作为 一个艺术家,是与一般人很不一样的,他的生活会变得很有开发性,很有趣味性。他的生活方式受到了很多的改变。如果你不是作为一个艺术家,而是一个商人,或 者别的职业的人,可能生活的节奏和方式就会不同了。比如说,你是一个商店的售货员,你如果要做美术,你就得在你的工作以外的时间来进行你的美术事业。你在 做自己的工作(非美术事业)的时候,你会觉得自己像一个机器一样。你会觉得不是在为自己工作,不是在表达自己。不是在自己自主地生活,而是在被他人支配着 生活,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来到中国后,我感到很高兴。因为我发现中国比荷兰要自由。觉得好像是为自己生活了,觉得生活很有趣味性。来到这里,作为一个画画 的人,我可以跟更多的人交流,觉得生活很有趣。

李妍:我想问一下,就是为什么你会觉得来到中国以后非常自由,这种自由是指在行为上没有约束,还是说,在思想上,没有人说你可以画什么不可以画什么画的好或者不好?
David: 这是一种生活方式的自由。作为一个艺术家来到中国,我用的是我在荷兰挣的钱。在中国生活,相对于荷兰来说,东西便宜,性价比很高。就比如说,我在荷兰,画 布画框,我用了大量的钱去买。但是在中国,我只要花一点钱,就可以买到很多很多的布啊等我需要的器材。在荷兰就没有那么自由,因为我觉得我的生产力低,但 是我的消耗真的太高了。在那边需要消费大量的金钱,使我的生活受到一定的限制。
当 我谈到批评家的时候,在荷兰,有很多很多人,可以随意地评论很多东西,他们有任何想法可以直接说出来。当然,不总是这样的。我觉得我们评价别人的东西时应 该有一个底限。在中国,我不能读报,因为我看不懂中文。所以我也不是很知道你们国家的一些评论方面的状况。但是,就我的感觉来说,我认为,在中国,应该也 可以很自由地谈论这些东西。

李妍:你刚刚说选择绘画是因为兴趣,是一个童年梦想。那么你自己觉得你的绘画风格什么的,有没有受到谁的影响呢?
David:是的,我受到很多艺术家的影响。有许多是来自欧洲的。比如印象派的作品我就很喜欢,还有达芬奇,蒙德里安等人的作品也激发了我的灵感。不过,我不是很受肖像画的影响。杨述,小杨,包蕾的作品令我感到很惊人。我以前没有看过杨述的一些作品,但是我看过之后,就有点受到他的影响,比如说他作品中的一些爆炸性的东西。

李妍:我想要谈一下我个人对你的作品的一些看法。你新画的作品给人很多的想象空间。就像之前你跟我说的画的是树叶和草地,如果你不说的话我就不会想到这是在画的风景,我们会有很多自己个人的看法。
David:通 过和别人交流的时候我就会有一些感受。他们很多人会很好奇我的作品是如何完成的,如何绘画的。我觉的我最主要的思想给他们描述出一种想象空间感。然后跟他 们交流的时候会有不同的碰撞。有一个问题就是我的色彩,刚开始我会担心它有一些颜色的变化,我和杨素也谈过,杨述说这种变化是很好的,应用也是很好的。所 以我更加肯定了自己的作品。在荷兰,你会发现,你摆个作品给别人欣赏的话,他们会主动的加入一些自己的思想在上面。所以我的作品也是可以让别人自由的想象 的。

李妍:就是说,你希望通过作品与别人沟通交流,是吧?
David:是的,我非常重视跟别人交流的这个版块。

李妍:你通过跟观众之间的互动,以后的创作会不会受到这方面的影响呢?你是如何看待,你与观众不同视角的对视的呢?就是看者与观者这两方面,你是如何对待这个问题的?
David: 是的,我非常重视这种回应,我觉得这样评判是非常好的,我们之间的交流也是非常好的。不过我很重视它是哪一种类型的,如果是那种突然从很高变得很低,或者 是那种起伏很大的是不好的。我觉得一种平稳的状态,很平稳的程度来互相交流是对我有利的。我很喜欢大家在一起交流这种状态,然后喜欢给他们一些想象力,让 他们给我一些启发。我觉得你一个人坐着的时候自己也会有很多想法,你会觉得有很多,但是你总是觉得没有碰撞出喜欢的,但如果有人在旁边指点,你会觉得这个 想法不错,有了一些新的碰撞。